投稿邮箱:1651397158@QQ.com | 电话:0818-2250711

首页 新闻频道 国际国内

考古证明:文明大交流推动史前中国大发展

在四川,没有辣椒和花椒的生活是不可想象的。但两者的历史却大相异趣:辣椒随中世纪的“大帆船”席卷全球,溯长江而入川;土生土长的花椒则渐渐遍布全国,并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出口“佳品”。

最终,辣椒遇上花椒,享誉世界的美食——川菜诞生了。对于世界文明史来说,文明交流、碰撞的故事一直在上演,而且远比我们想象得更加久远。

近日在成都召开的第二届考古学大会上,一些令人震撼的考古新发现让我们窥见5500年前的史前文明大交流,它的端倪可追溯到约8000年前。

考古学家认为,就像按下了一个“按钮”,史前中国主要的文化区域在这次超过以往的、密切而深刻的互动中,孕育出最初的“文化共同体”,开启了持续千年的大发展。

10月22日,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在成都开幕

10月22日,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在成都开幕

定居与迁徙:聚落数量激增

在浙江宁波余姚市河姆渡遗址,考古出土了大量动植物和人骨遗存,其中包含大量稻谷遗存,显示河姆渡人已经从事稻作农业生产。数支出土的木桨,证明了长江流域船运历史的悠久。

植物考古学家赵志军认为,虽然稻谷已成为河姆渡文化重要的食物资源,但是稻作生产并没有取代采集狩猎活动成为社会经济的主体,通过采集获得的野生植物,例如菱角、芡实、特别是橡子,仍然是不可或缺的食物资源之一。同时代长江中游地区的情况也很相似。

2018年春天,湖南省澧县城头山镇周家坡社区的水稻田

2018年春天,湖南省澧县城头山镇周家坡社区的水稻田

比如,湖南省常德澧县的城头山遗址发现了中国最早的稻田之一,但同时也发现了菱角、薏米、芡实、冬瓜等。赵志军说,这是一个定居的农业社群。

动植物考古学都发现,在距今5500年前后,本土驯化的农作物如水稻、粟、黍、大豆,以及家养动物如猪、狗等稳定地成为各地人群的食物来源。这意味着,定居生活方式成为主流,人口和聚落数量都迅速增长。

在西辽河流域的红山文化遗址,考古学家发现新石器遗址数量竟扩张了5倍。扩大的村落令社会组织更加复杂化,地区间的文化互动也随之增多。比如,当地半地穴式的房屋和彩陶与黄河仰韶文化极为相似。

人群迁徙的能力也在提高。造船技术和利用淡水生物的悠久传统激励河姆渡人跨海迁徙。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认为,这次移民可能开启了人类跨海移民的大门,是后来南岛语族扩散的最早萌芽。

玉和彩陶:共同的审美和礼仪

在安徽含山县的凌家滩遗址,出土了大量神奇而精美的玉器,如有着复杂几何图案的玉版、钺、璜、玦等,还有通天巫人和龟、鸟、猪的形象。其中一件玉龙令人联想起著名的红山玉猪龙。

“早期中国——中华文明起源”展上的红山文化玉猪龙

“早期中国——中华文明起源”展上的红山文化玉猪龙

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李新伟提出,这些玉器风格与同时代辽河流域红山文化高度相似,可能蕴含着新石器时代先人对宇宙结构和星体运行的理解。

凌家滩璜、玦一类的玉器也在长江流域考古中不断地被发现,比如崧泽遗址。陈星灿认为,它们很可能是通过一种交换网络传到其他社群中去的。

令人惊讶的是,几乎所有高等级的墓葬中,都出现了玉钺。“它是一种权力的象征。”李新伟说,这证明了各区域之间存在“远距离的、直接的交流”。

彩陶则引领了一场艺术“浪潮”。以河南陕县的庙底沟遗址命名的、以弧线三角和圆点为基本图案组合的庙底沟艺术风格广为传播,影响了当时所有发达的史前聚落文化。

玉器和彩陶的跨区域传播,隐含着一种审美和精神层面的认同。“尽管每个地区发展了自己独特的信仰系统,但礼仪背景有一些共同因素开始出现了,例如龙形图像、龟、鸟与圆形、方形等,传播着宇宙知识以及社会上层表达和维护权力的策略。”陈星灿说。

河姆渡遗址博物馆陈列的陶猪

河姆渡遗址博物馆陈列的陶猪

最初的“文化共同体”

人类从诞生之初就有了交流。在距今8000年的舞阳贾湖遗址,骨笛和龟甲去了哪里?要到5500年间的凌家滩、大汶口文化,人们才似有所悟。

那么,谁驱动了这场跨区域、高等级的知识传播呢?李新伟认为,一些领导者可能亲身进行了远距离的冒险。

“也许是为了荣耀,也许是为了积累天文、地理和沟通超自然的知识。这些史前政治精英们由此游历高山大川,获得了天下视野,竞相在互相借鉴中各自发展。”李新伟说。

这或许构成了最初的“文化共同体”。“这个互动圈形成后,史前中国开启了震荡、整合的大发展,社会发展最高级的榜样——良渚、陶寺、二里头相继出现。”李新伟说。

北向南拍摄的浙江余杭良渚古城外围大型水利工程遗址

北向南拍摄的浙江余杭良渚古城外围大型水利工程遗址

考古材料可以清晰地看到:在距今5000年前后,长江中下游文化深入到岭南和珠江流域;黄河中游的庙底沟文化向北传播到内蒙古,之后西上抵达黄河上游,又经甘南进入川西北地区。

人群的迁徙令史前中国与欧亚大陆草原地带产生互动,在4000年前后达到高峰。冶金术、小麦、牛、马和绵羊沿着一条连接中西方的路线传入中国。这条路就是日后的“丝绸之路”。

在巴蜀之地,神秘的三星堆文化震惊了世界。但在茂林之外,一个个林立的“邦国”正在相互碰撞、借鉴。李新伟说,如果按“九州”估算,这一文明交流圈竟达300万平方公里。

“在如此广大的区域展开恢弘的文明化进程,可能是中华文明与其他古老文明最大的不同。”李新伟说,在文明大交流的“一池春水”中,孕育着“最初的中国”。

责任编辑:张轶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美高梅